您的位置: 首页43 > 新闻动态11

金融学院第69期论文研讨:实际控制人超额委派董事与超级控制权

主要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25

2018年9月5日,由金融学院举办的“第69期论文研讨班”在向东楼404教室举行。本期研讨班邀请了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郑志刚教授作题为“实际控制人超额委派董事与超级控制权”的报告。本次研讨活动由金融学院院长尹志超教授主持,学院部分教授及副教授、全体青年教师、全体博士生、本硕博贯通班学生等四十多人参加。

郑志刚教授首先以克什米尔谚语“世界属于阿拉,大地属于帕夏,这里是东印度公司在控制”为开篇引导,逐渐展开了今天的论文报告。进一步从案例出发,分别探讨了李嘉诚先生投资份额只占2.5%,但是却占其电厂超过30%的控制权,以及万科股东的控股情况,说明了超级控制权在中国是普遍存在的,控制权和现金流权的分离,承担责任与享有权利的不对称,形成经济学意义上的负外部性的问题,应该引起广泛的关注。企业借助金字塔结构,实现两权分离,委派董事长以及超额委派董事形成了三种相互加强的获得超级控制权。而本次报告的重点正是实际控制人超额委派董事越多,以关联交易方式进行隧道挖掘行为会更加严重,企业的未来经济绩效表现更差。

郑教授报告了本文的4个假设:(1)作为实际控制人的主要股东持股比例越低,其通过超额委派董事加强公司控制的现实需要越高,其超额委派董事的比例越高。(2)实际控制人现金流权与控制权两权分离程度越高,其通过超额委派董事获得超 级控制权,实现和加强公司实际控制的动机越强,因而超额委派董事的比例越高。(3)实际控制人超额委派董事比例越高,获得超级控制权越多,对公司实际控制权 越强,采用关联交易和资金占用方式对上市公司进行资源转移隧道挖掘的可能性越高,企业最终的绩效表现也越差。(4)在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低、两权分离程度高、非国有控股的企业中,当实际控制人能够利用超额委派董事获得超级控制权,实现和加强公司控制时,其进行资源转移和隧道挖掘的可能性更大,相应带来的未来经济绩效表现更差。

在提出假设之后,论文又进一步分析了超额委派董事的作用机制,通过是否过度委派董事的虚拟变量作为超额委派董事的代理变量。对于作为实际控制人的主要股东超额委派董事程度,郑教授分别采用“理论”、“实操”两种途径来度量。之后,分别探讨了实际控股人相对控股与超额委派董事的相互关系、实际控股人两权分离程度与持股比例的相互关系,运用分组回归的方法,分别观察国有企业、非国有企业的组间差异,进而通过交互项去分别观察不同股东持股比例高低与超额委派董事结合的不同效果。

此外,通过运用倾向得分匹配(PSM)、工具变量的方法进行了稳健型检验,对变量度量误差进行了进一步的稳健型检验之后,郑教授提出我们真正需要防范的是作为实际控制人的主要股东的超额委派董事问题。通过完善相应的公司治理制度, 使其承担责任与享有权利相对称,规避可能发生的隧道挖掘行为。

最后的互动环节, 郑教授与金融学院师生就“超额独立董事的法律界定”及其他问题进行深入交流。郑教授表示,目前我国在经济法层面并没有对超额独立董事做出严格和明确的规定,在下一步的研究工作中会思考相关的政策建议。公司治理和控制权配置一直是公司金融的热点问题,还有很广阔的研究空间,郑教授的报告对金融学院师生的理论研究和论文撰写具有很大的启发作用。